一团团

点击: 22作者:

妈妈提议。

这几天的天气格外的冷,寒风呼呼地刮。我们一家人回到利川老家赏雪去,冬姑娘舞动着她那婀娜的身姿。送来了片片洁白的雪花。那一片片小小的雪花,它们在空中飘。

无声无息地消失了。

从天而降,

小雪花变大了,

像飘下的鹅毛一样,并不着急落地。好像舍不得离开天空似的。它们悄悄潜入行人的衣领里,一片片的小雪花像烟一样轻。银一样白,飘飘洒洒。纷纷扬扬。亲吻着久别的大地,慢慢地,变。

仿佛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空中翻滚而下:

密密麻麻,就像谁用力一摇动,那洁白的花瓣就纷纷扬扬地落下:雪越下越大,小雪花们在半空中你拉我扯。你抱住我。我拥紧你,一团团。一簇簇,整个世界就变得迷迷茫茫,美不胜收。第二天一早起床。映入眼帘的是一幅。

那树枝条上裹着雪,

那青松的针叶上;凝着一根根的小冰柱,像是一树树洁白的银针,垂柳银丝飘洒,宛如一株株白玉雕。灌木丛都变成了洁白的珊瑚丛,千姿。

又仿佛妙手的画家为大地汇成了一幅纯白色的图案?

小路上就像铺了一层白色的地毯,令人感到扑朔迷离;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之中,以它素洁的。

动人的姿色,

孤舟蓑笠翁。

神奇的变幻。不知博得了多少文人的钟爱。也让我想起了许多关于雪的诗句。柳宗元的"千山鸟飞绝;万径人。

在人们面前又一次展示出了一幅静谧的冬雪风景画。

就像煽动着翅膀的白蝴蝶,

"毛泽东的"北国风光。独钓寒江雪,千里冰封;万里雪飘",空中的雪花,轻轻地飘飞,依然。

关键词标签:

上一篇:返回首页

下一篇:扬州姑娘传

  • 猜你喜欢
  • 24小时热文